孙子兵法·行军篇

先秦 孙武

  孙子曰:凡处军相敌:绝山依谷,视生处高,战隆无登,此处山之军也。绝水必远水;客绝水而来,勿迎之于水内,令半济而击之,利;欲战者,无附于水而迎客;视生处高,无迎水流,此处水上之军也。绝斥泽,惟亟去无留;若交军于斥泽之中,必依水草而背众树,此处斥泽之军也。平陆处易,而右背高,前死后生,此处平陆之军也。凡此四军之利,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。
  孙子说:凡军队行军作战和观察判断敌情,应该注意:在通过山地时要靠近有水草的谷地;驻止时,要选择“生地”,居高向阳;如果敌人占据高地,不要仰攻。这些是在山地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。横渡江河,要在离江河稍远的地方驻扎;如果敌军渡河前来进攻,不要在江河中迎击,而要乘它部分已渡、部分未渡半渡时予以攻击,这样比较有利;如果要与敌军交战,那就不要靠近江河迎击它;在江河地带驻扎,也要居高向阳,切勿在敌军下游低凹地驻扎或布阵。这些是在江河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。通过盐碱沼泽地带,要迅速离开,不宜停留;如在盐碱沼泽地带与敌军遭遇,那就要占领有水草而靠树林的地方。这些是在盐碱沼泽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。在平原地带驻军,要选择地势平坦的地方,最好背靠高处,前低后高。这些是平原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。以上四种“处军”原则的好处,是黄帝所以能够战胜“四帝”的重要原因。

  凡军好高而恶下,贵阳而贱阴,养生而处实,军无百疾,是谓必胜。丘陵堤防,必处其阳,而右背之。此兵之利,地之助也。
  大凡驻军,总是喜欢干燥的高地,讨厌潮湿低洼的地方;要求向阳而回避阴湿,驻扎在生活方便和地势较高的地方,将士就不至于发生各种疾病,这是作战必胜的可靠保证。军队在丘陵、堤防扎营,必须选择向阳的一面,并且要背靠着它。这样做给军队所带来的好处,是得自地理条件的辅助。

  上雨,水沫至,欲涉者,待其定也。
  上游下暴雨,看到水沫漂来,不要涉水过河,应等水势稳定之后再行动。

  凡地有绝涧、天井、天牢、天罗、天陷、天隙,必亟去之,勿近也。吾远之,敌近之;吾迎之,敌背之。
  军队遇到绝涧、天井、天牢、天罗、天陷、天隙等地形,必须迅速避开而不要靠近。我方远离这类地形,敌人就会接近它;我方面向这类地形,敌人就会背靠它。

  军行有险阻、潢井、葭苇、山林、蘙荟者,必谨覆索之,此伏奸之所处也。
  军队在山川险阻、芦苇丛生的低洼地,草木繁茂的山林地区行动,必须仔细反复地搜索,因为这些都是容易隐藏伏兵和奸细的地方。

  敌近而静者,恃其险也;远而挑战者,欲人之进也;其所居易者,利也。
  敌人逼近而能保持安静,是因为占据着险要地形;敌人远道而来向我们挑衅,是想引诱我军前进;敌人不抢占险要地形而在平地驻扎,定有它的好处和用意。

  众树动者,来也;众草多障者,疑也;鸟起者,伏也;兽骇者,覆也;尘高而锐者,车来也;卑而广者,徒来也;散而条达者,樵采也;少而往来者,营军也。
  树林里很多树木摇动的,是敌人荫蔽向我袭来的迹象;草丛中设有许多遮蔽物,是敌人企图迷惑我而布下的疑阵;鸟儿突然飞起,是下面有伏兵;走兽受惊猛跑,是敌人大举进攻造成的。飞尘高而锐直的,是敌人战车驶来;飞尘低而宽广的,是敌人步卒开来;飞尘分散而细长的,是敌人在打柴;飞尘少而时起时落的,是敌军在察看地形,准备扎营。

  辞卑而益备者,进也;辞强而进驱者,退也;轻车先出居其侧者,陈也;无约而请和者,谋也;奔走而陈兵车者,期也;半进半退者,诱也。
  敌人派来的使者措辞谦恭却正在加紧战备的,是准备进攻;使者措辞强硬而摆出前进姿态的,是准备撤退;敌人的轻车先出动,部署在两翼的,是在布兵列阵;敌人尚未受挫而主动请求讲和的,是另有阴谋;敌方急速奔走并展开兵车的,是期求与我交战;敌军半进半退的,可能是伪装混乱来引诱我。

  杖而立者,饥也;汲而先饮者,渴也;见利而不进者,劳也;鸟集者,虚也;夜呼者,恐也;军扰者,将不重也;旌旗动者,乱也;吏怒者,倦也;粟马肉食,军无悬缻,不返其舍者,穷寇也;谆谆翕翕,徐与人言者,失众也;数赏者,窘也;数罚者,困也;先暴而后畏其众者,不精之至也;来委谢者,欲休息也。兵怒而相迎,久而不合,又不相去,必谨察之。
  敌人拄着武器站立,是饥饿难忍;敌人从井里打水而抢着先喝的,是干渴难耐;敌人见利而不前进的,是由于疲劳过度。敌方营寨上有飞鸟聚集,说明营寨已空置无人;敌营夜间有人惊呼的,是恐慌的表现;敌营纷扰无秩序的,是其将帅没有威严;敌营旌旗摇动不整,是由于军纪不严队伍混乱;敌人军官吏急躁易怒,是由于敌军过度疲倦。敌人杀马吃肉,是由于缺粮;炊具悬置不用,士兵不回营房休息的,是要拼死的穷寇;敌兵聚集一起私下低声议论,是其将领不得众心;再三犒赏士卒的。说明敌军已没有别的办法;一再重罚部属的,是敌军陷于困境;将帅先对士卒凶暴后又畏惧士卒的,说明其太不精明了;敌人借故派使者来谈判的,是想休兵息战。敌军盛怒出阵,但久不接战,又不退去,必有蹊跷,一定要仔细侦察。

  兵非益多也,惟无武进,足以并力、料敌、取人而已。夫惟无虑而易敌者,必擒于人。
  打仗并不是兵力愈多愈好,只要不轻视敌人贸然进攻,并能集中兵力,掌握好敌情,取得部下的信任和支持,也就足以战胜敌人了。那种既没有深谋远虑,又自负轻敌的人,必定会被敌人俘虏。

  卒未亲附而罚之,则不服,不服则难用也。卒已亲附而罚不行,则不可用也。故令之以文,齐之以武,是谓必取。令素行以教其民,则民服;令不素行以教其民,则民不服。令素行者,与众相得也。
  将帅在士卒尚未亲近依附时,就贸然处罚士卒,那他们一定不服,这样就很难指挥他们打仗;如果士卒对将帅已经亲近依附,仍不执行军纪军法,这样也无法指挥他们作战。所以,用教育等“文”的办法号令士兵,用军纪等“武”的办法统一士兵行动,这样的军队打起仗来就必定胜利。平素能认真执行命令、教育士卒,士卒就能养成服从的习惯;如果平时法令得不到贯彻执行,士卒就会养成不服从法令的习惯。平时的法令能得到贯彻执行,这表明将帅与士卒之间相处融洽,互相信任。


孙武

孙武

孙武(约公元前545-前470),字长卿,汉族,中国春秋时期齐国乐安(今山东广饶)人,是吴国将领。著名军事家、政治家。曾率领吴国军队大破楚国军队,占领了楚的国都郢城,几乎灭亡楚国。其著有巨作《孙子兵法》十三篇,为后世兵法家所推崇,被誉为“兵学圣典”,置于《武经七书》之首,被译为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、日文,成为国际间最著名的兵学典范之书。今日在山东、江苏苏州等地,尚有祀奉孙武的庙宇,多谓之兵圣庙。

►13篇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