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子兵法·九变篇

先秦 孙武

  孙子曰:凡用兵之法,将受命于君,合军聚众。圮地无舍,衢地交合,绝地无留,围地则谋,死地则战,途有所不由,军有所不击,城有所不攻,地有所不争,君命有所不受。
  孙子说:用兵的原则,将帅接受国君的命令,召集民众组建军队,出征后遇到山林险阻、沼泽水洼等难以通行的“圮地”,慎勿驻扎;在几国交界、四通八达的“衢地”,则注意结交邻国诸侯;在难以生存的地区千万不可停留;在四周有险阻容易被包围的地区要设法避免,误入死地则须坚决作战。有的道路不要走,有的敌军可以不去阻击,有些城池可以不去攻占,有的地域可以不去争夺,甚至君主的某些不合理的命令也可以不接受。

  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,知用兵矣;将不通九变之利,虽知地形,不能得地之利矣;治兵不知九变之术,虽知五利,不能得而用之矣。
  所以将帅精通“九变”的具体运用,就算是真正懂得用兵了;将帅不精通“九变”的具体运用,就算熟悉地形,也不能发挥其有利作用。将帅指挥作战如果不懂“九变”的方法,即使知道五种地形的利与弊,也不能充分发挥部队的战斗力。

  是故智者之虑,必杂于利害,杂于利而务可信也,杂于害而患可解也。是故屈诸侯者以害,役诸侯者以业,趋诸侯者以利。故用兵之法,无恃其不来,恃吾有以待之;无恃其不攻,恃吾有所不可攻也。
  智慧的将帅考虑问题,必定兼顾到利与害这两方面的条件。在考虑不利条件时,同时考虑有利条件,战事就能顺利进行;在看到有利因素时同时考虑到不利因素,各种可能发生的祸患就可以预先排除。因此,用最令人头痛的事去使敌国屈服,用复杂的事去使敌国穷于应付,以利益为钓饵引诱敌国疲于奔命。所以用兵的原则是:不要侥幸指望敌人不来侵犯,而要依靠自己应付敌人侵犯的充分准备;不要侥幸指望敌人不来进攻,而要依靠自己有着使敌人不敢进攻的强大实力。

  故将有五危,必死可杀,必生可虏,忿速可侮,廉洁可辱,爱民可烦。凡此五者,将之过也,用兵之灾也。覆军杀将,必以五危,不可不察也。
  所以,将领有五种致命的弱点:蛮干死拼,可能招致杀身之祸;贪生怕死,则可能被敌军俘;性情急躁易怒,可能受敌轻侮而失去理智;过分廉洁好名,矜于名节,可能会被羞辱引发冲动;爱民过甚,受不了敌方的扰民行动而不能采取相应的对敌行动。这五种情况,是将帅的性格大忌,也是用兵的灾难。军队覆没,将领牺牲,必定是因为这五种危害,因此一定要认识到这五种危害的严重性。


孙武

孙武

孙武(约公元前545-前470),字长卿,汉族,中国春秋时期齐国乐安(今山东广饶)人,是吴国将领。著名军事家、政治家。曾率领吴国军队大破楚国军队,占领了楚的国都郢城,几乎灭亡楚国。其著有巨作《孙子兵法》十三篇,为后世兵法家所推崇,被誉为“兵学圣典”,置于《武经七书》之首,被译为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、日文,成为国际间最著名的兵学典范之书。今日在山东、江苏苏州等地,尚有祀奉孙武的庙宇,多谓之兵圣庙。

►13篇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