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孔另境编《当代文人尺牍钞》序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日记或书信,是向来有些读者的。先前是在看朝章国故,丽句清词,如何抑扬,怎样请托,于是害得名人连写日记和信也不敢随随便便。晋人写信,已经得声明“匆匆不暇草书”
  • 陀思妥夫斯基的事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──为日本三笠书房《陀思妥夫斯基全集》普及本作  到了关于陀思妥夫斯基②,不能不说一两句话的时候了。说什么呢?他太伟大了,而自己却没有很细心的读过他的作品。
  • 萧红作《生死场》序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记得已是四年前的事了,时维二月,我和妇孺正陷在上海闸北的火线中②,眼见中国人的因为逃走或死亡而绝迹。后来仗着几个朋友的帮助,这才得进平和的英租界,难民虽然满
  • 七论“文人相轻”──两伤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所谓文人,轻个不完,弄得别一些作者摇头叹气了,以为作践了文苑。这自然也说得通。陶渊明先生“采菊东篱下”,心境必须清幽闲适,他这才能够“悠然见南山”,如果篱中
  • 六论“文人相轻”──二卖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今年文坛上的战术,有几手是恢复了五六年前的太阳社式②,年纪大又成为一种罪状了,叫作“倚老卖老”③。 
  • 逃名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就在这几天的上海报纸上,有一条广告,题目是四个一寸见方的大字──  “看救命去!”
  • 论毛笔之类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国货也提倡得长久了,虽然上海的国货公司并不发达,“国货城”②也早已关了城门,接着就将城墙撤去,日报上却还常见关于国货的专刊。那上面,受劝和挨骂的主角,照例也
  • “题未定”草(五)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M君寄给我一封剪下来的报章。这是近十来年常有的事情,有时是杂志。闲暇时翻检一下,其中大概有一点和我相关的文章,甚至于还有“生脑膜炎”②之类的恶消息。这时候,
  • 五论“文人相轻”──明术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“文人相轻”是局外人或假充局外人的话。如果自己是这局面中人之一,那就是非被轻则是轻人,他决不用这对等的“相”字。但到无可奈何的时候,却也可以拿这四个字来遮掩
  • 四论“文人相轻”

    且介亭杂文

      前一回没有提到,魏金枝先生的大文《分明的是非和热烈的好恶》里,还有一点很有意思的文章。他以为现在“往往有些具着两张面孔的人”,重甲而轻乙;他自然不至于主张文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