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望勿“纠正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汪原放②君已经成了古人了,他的标点和校正小说,虽然不免小谬误,但大体是有功于作者和读者的。谁料流弊却无穷,一班效颦③的便随手拉一部书,你也标点,我也标点,你
  • 即小见大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北京大学的反对讲义收费风潮②,芒硝火焰似的起来,又芒硝火焰似的消灭了,其间就是开除了一个学生冯省三。  这事很奇特,一回风潮的起
  • 反对“含泪”的批评家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现在对于文艺的批评日见其多了,是好现象;然而批评日见其怪了,是坏现象,愈多反而愈坏。  我看了很觉得不以为然的是胡梦华君对于汪静
  • 对于批评家的希望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前两三年的书报上,关于文艺的大抵只有几篇创作(姑且这样说)和翻译,于是读者颇有批评家出现的要求,现在批评家已经出现了,而且日见其多了。
  • 不懂的音译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一  凡有一件事,总是永远缠夹不清的,大约莫过于在我们中国了。  翻外国人的姓名用音译,原是一件极正
  • “一是之学说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我从《学灯》上看见驳吴宓君《新文化运动之反应》②这一篇文章之后,才去寻《中华新报》③来看他的原文。  那是一篇浩浩洋洋的长文,该
  • 儿歌的“反动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一 儿歌   胡怀琛②  “月亮!月亮!
  • 所谓“国学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现在暴发的“国学家”之所谓“国学”是什么?  一是商人遗老们翻印了几十部旧书赚钱,二是洋场上的文豪又做了几篇鸳鸯蝴蝶体〔2〕小说
  • “以震其艰深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上海租界上的“国学家”,以为做白话文的大抵是青年,总该没有看过古董书的,于是乎用了所谓“国学”来吓呼他们。  《时报》上载着一篇
  • 无题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私立学校游艺大会②的第二日,我也和几个朋友到中央公园去走一回。  我站在门口帖着“昆曲”两字的房外面,前面是墙壁,而一个人用了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