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一觉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飞机负了掷下炸弹的使命,象学校的上课似的,每日上午在北京城上飞行②。每听得机件搏击空气的声音,我常觉到一种轻微的紧张,宛然目睹了“死”的袭来,但同时也深切地
  • 淡淡的血痕中

    野草鲁迅

    ──纪念几个死者和生者和未生者  目前的造物主,还是一个怯弱者。  他暗暗地使天地变异,却不敢毁灭一个这地球;暗暗地使生物衰亡,却不
  • 腊叶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灯下看《雁门集》②,忽然翻出一片压干的枫叶来。  这使我记起去年的深秋。繁霜夜降,木叶多半凋零,庭前的一株小小的枫树也变成红色了
  •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。只要这样,也只能这样。有一日,他遇到一个聪明人。  “先生!”他悲哀地说,眼泪联成一线,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
  • 这样的战士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要有这样的一种战士──  已不是蒙昧如非洲土人而背着雪亮的毛瑟枪的;也并不疲惫如中国绿营兵而却佩着盒子炮②。他毫无乞灵于牛皮和废
  • 死后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我梦见自己死在道路上。  这是哪里,我怎么到这里来,怎么死的,这些事我全不明白。总之,待我自己知道已经死掉的时候,就已经死在那里
  • 立论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我梦见自己正在小学校的讲堂上预备作文,向老师请教立论的方法。  “难!”老师从眼镜圈外斜射出眼光来,看着我,说。“我告诉你一件事
  • 颓败线的颤动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我梦见自己在做梦。自身不知所在,眼前却有一间在深夜中禁闭的小屋的内部,但也看见屋上瓦松②的茂密的森林。  板桌上的灯罩是新拭的,
  • 墓碣文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我梦见自己正和墓碣②对立,读着上面的刻辞。那墓碣似是沙石所制,剥落很多,又有苔藓丛生,仅存有限的文句──  “……于浩歌狂热之际
  • 失掉的好地狱

    野草鲁迅

      我梦见自己躺在床上,在荒寒的野外,地狱的旁边。一切鬼魂们的叫唤无不低微,然有秩序,与火焰的怒吼、油的沸腾、钢叉的震颤相和鸣,造成醉心的大乐②,布告三界③: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