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白光

    呐喊

      陈士成看过县考的榜,回到家里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。他去得本很早,一见榜,便先在这上面寻陈字。陈字也不少,似乎也都争先恐后的跳进他眼睛里来,然而接着的却全不是
  • 明天

    呐喊

      “没有声音,──小东西怎了?”  红鼻子老拱手里擎了一碗黄酒,说着,向间壁努一努嘴。蓝皮阿五便放下酒
  • 头发的故事

    呐喊

      星期日的早晨,我揭去一张隔夜的日历,向着新的那一张上看了又看的说:  “阿,十月十日,──今天原来正
  • 风波

    呐喊

      临河的土场上,太阳渐渐的收了他通黄的光线了。场边靠河的乌桕树叶,干巴巴的才喘过气来,几个花脚蚊子在下面哼着飞舞。面河的农家的烟突里,逐渐减少了炊烟,女人孩子
  • 社戏

    呐喊

      我在倒数上去的二十年中,只看过两回中国戏,前十年是绝不看,因为没有看戏的意思和机会,那两回全在后十年,然而都没有看出什么来就走了。
  • 兔和猫

    呐喊

      住在我们后进院子里的三太太,在夏间买了一对白兔,是给伊的孩子们看的。  这一对白兔,似乎离娘并不久,
  • 阿Q正传

    呐喊

      第一章 序  我要给阿Q做正传,已经不止一两年了。但一面要做,一面又往回想,这足见我不是一个“立言”②的人,因为从来不朽之笔,须传不
  • 呐喊

      一  秋天的后半夜,月亮下去了,太阳还没有出,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;除了夜游的东西,什么都睡着。华老栓
  • 孔乙己

    呐喊

      鲁镇的酒店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,柜里面预备着热水,可以随时温酒。做工的人,傍午傍晚散了工,每每花四文铜钱,买一碗酒,──这是二
  • 故乡

    呐喊

      我冒了严寒,回到相隔二千余里,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。  时候既然是深冬;渐近故乡时,天气又阴晦了,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