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莎士比亚”

    花边文学鲁迅

    苗挺  严复提起过“狭斯丕尔”②,一提便完;梁启超③说过“莎士比亚”,也不见有人注意;田汉④译了这人的一点作品,现在似乎不大流行了。到今年,可又有些“莎士比亚”
  • “京派”与“海派”

    花边文学鲁迅

    栾廷石  自从北平某先生在某报上有扬“京派”而抑“海派”之言,颇引起了一番议论。最先是上海某先生在某杂志上的不平,且引别一某先生的陈言,以为作者的籍贯,与作品并
  • “大雪纷飞”

    花边文学鲁迅

    张沛  人们遇到要支持自己的主张的时候,有时会用一枝粉笔去搪对手的脸,想把他弄成丑角模样,来衬托自己是正生。但那结果,却常常适得其反。
  • “此生或彼生”

    花边文学鲁迅

    白道  “此生或彼生”。  现在写出这样五个字来,问问读者:是什么意思?倘使在《申报》上,见过汪懋祖②先生的文章,“……例如说‘这一
  • “彻底”的底子

    现代文学鲁迅

    公汗  现在对于一个人的立论,如果说它是“高超”,恐怕有些要招论者的反感了,但若说它是“彻底”,是“非常前进”,却似乎还没有什么。 
  • 序言

    花边文学鲁迅

    《花边文学》辑文六十一篇,一九三六年六月由上海联华书局出版  我的常常写些短评,确是从投稿于《申报》的《自由谈》①上开头的;集一九三三年之所作,就有了《伪自由书
  • 望勿“纠正”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汪原放②君已经成了古人了,他的标点和校正小说,虽然不免小谬误,但大体是有功于作者和读者的。谁料流弊却无穷,一班效颦③的便随手拉一部书,你也标点,我也标点,你
  • 即小见大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北京大学的反对讲义收费风潮②,芒硝火焰似的起来,又芒硝火焰似的消灭了,其间就是开除了一个学生冯省三。  这事很奇特,一回风潮的起
  • 反对“含泪”的批评家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现在对于文艺的批评日见其多了,是好现象;然而批评日见其怪了,是坏现象,愈多反而愈坏。  我看了很觉得不以为然的是胡梦华君对于汪静
  • 对于批评家的希望

    热风鲁迅

      前两三年的书报上,关于文艺的大抵只有几篇创作(姑且这样说)和翻译,于是读者颇有批评家出现的要求,现在批评家已经出现了,而且日见其多了。